心理科普 /Psychology
非网红心理科医生的诊所开业两年,现在怎样了?
来源: | 作者:201984203160794 | 发布时间: 2020-01-09 | 4281 次浏览 | 分享到:
胡三红创办的心理诊所——心邻诊所,至今开业近2年。
随着政策的放宽和鼓励,不少网红医生纷纷跳出体制,成为第一批私立医疗创业潮的主力军。相比这些网红、大咖医生,胡三红很“异类”、默默无闻,甚至格格不入,鲜见报道。

而他在2018年1月,坚定地带着自己在大三甲医院心理科工作十几年的工作经验与个人愿景,创办了自己的心理科诊所——心邻诊所,至今已开业近2年。 

“我不是大V,也不是网红!”一见面胡三红医生就告诉我,“我就是一名普通的医生,我也不想成为网红,只想踏踏实实为病人看病。” 

目前,心邻诊所有口皆碑,小有名气,是私立心理医疗专科的头部诊所。通过两年的时间,胡三红创办的心邻医生集团探索出的线下心理诊所模式被一一验证,诊所进入了良性运营状态。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心邻将进行第二家诊所的扩张。
 


 1
我希望病人有充足的就诊时间 

胡三红是临床心理科医生。同济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他到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读了精神卫生专业的硕士,毕业后就一直留在中山三院工作。 在中山三院工作期间,胡三红一周大概出3-4次门诊,上午看诊50人,下午看诊60人。

“在中山三院工作期间,医院要求新病人看诊时间不能低于半小时,老病号的时间才可以随机。比如,有些人只是开药,那么可能会比较快;有些病人的病情有变化,可能需要继续问诊,收集病史,时间稍微长一点。

如果一次门诊8个新病人,按每人半小时算就要4小时了,其实一个上午也才4小时,还有几十个患者没看该怎么办呢?”于是,出诊加班成了胡三红的日常。 

尽管如此,病人还是经常会因为看诊时间太短而不满意。“每天加班加点拼命看,病人却觉得我们是在敷衍了事”。 “我们都知道问题所在,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不了,所以我只好放弃铁饭碗。”胡三红深刻地认识到,心理科病人特别渴望倾诉和聆听,可是每天的看诊量不允许每个病人占用过多的时间。 

给病人充足的就诊时间,这是胡三红创业的第一个动机。 

“我现在一天最多只看7-8个病人,每周看诊限制在40个。”胡三红说,“我现在每天上午看3个,下午看4个,每个病人都有45分钟的就诊时间”。

这在体制内,是完全不可想象的。有些远地方过来,人已经到了广州,近期又实在预约不上的病人,胡三红也会根据情况,争取晚上加班为病人看诊。 

就诊时间充裕,病人的就诊体验提升,治疗效果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既能满足病人就医的需求,又能体现医生执业的价值,私立医疗机构的灵活性,让医患双方的目标趋向一致。 

充足的就诊时间,让心理科这种以倾诉、描述病情为主的科室,回归了医疗本质。 
 

2
我们把诊所隐藏在一个写字楼里 

心理问题,往往融合了家庭问题和社会问题,而心理专科体验感差,病人病耻感阻碍以及社会支持度不够,这常常成为影响甚至阻碍病人治疗的主要原因。 

为此,胡三红把诊所搬进了写字楼。相比开设在社区的高端民营诊所,心邻医疗的整体格调温馨,私密性强。整间诊所占地260平方米,共设置8个私密空间,包括3间心理咨询室,2间诊室,一间物理治疗室,一间沙盘游戏室,以及一个多功能室。

 

此外,还有三个患者等候区,功能较为齐全。“我们希望把诊所变成不像诊所的样子,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就诊患者的隐私,也是为了让更多的患者勇敢地踏出第一步”。
 
胡三红说,“我理想中的诊所,不仅专业,而且有温度”。  


3
每个患者的心声都值得被用心倾听 

心理科病人病耻感较强,而社会对心理问题病人的偏见也让他们认为自己有问题,而忽略了疾病本身。最让他们难受的是,这个社会往往会污名化心理疾病,这无形之中给心理科病人带来更多心理负担,甚至不承认自己有心理问题,更不愿意就诊。 

上个月,有一位妈妈找胡三红看产后抑郁。这位妈妈和胡三红说:“从她生了孩子后,自己整个人都无所适从,和家人关系也处不好,感觉家人都不理解不关心她。连老公都说她娇生惯养,小题大做,婆婆更是不帮忙还说她矫情,别人生个孩子啥事没有,她生个孩子事情一堆......有时候她面对着孩子哭,她也跟着哭,整晚睡不好。”跟闺蜜诉苦,闺蜜说让她不要想太多。可是她觉得她什么都没有想,她就是觉得难受,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胡三红充分理解她的感受,并和她解释为什么她会出现这些问题,她出现的这些症状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也告诉她:这是很常见的一种情绪疾病。她听后轻叹一口气,“原来,不是我矫情,也不是我想多了,我是真的病了”。 

胡三红确认这位产后妈妈已不在哺乳期后,给她开了一些抗抑郁的药,并结合心理咨询治疗。用药14天后复诊,妈妈告诉胡三红:药物帮助她这段时间的情绪维持平稳状态,面对宝宝的琐事不再无从下手,通过和咨询师的访谈,她也改变了许多和家人的相处方式,现在和家人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对接下来的日子也充满了期待。 

胡三红告诉她,产后抑郁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可怕,也没有那么难治疗,坚持药物治疗,心理咨询和物理干预三个方式结合,效果会更好。 

胡三红不仅对成年人的情绪问题,如产后抑郁、焦虑、强迫症、睡眠障碍等有非常丰富的诊疗经验,同时也擅长青少年的情绪问题,如适应障碍、注意力缺陷障碍等,深受孩子和家长的信赖。 

一个注意力缺陷伴多动的孩子妈妈也告诉胡三红,以前她的儿子很自卑,因为注意力没法长时间保持集中,成绩一直不理想,无法自控的活动,成为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坏孩子。”

他害怕看医生,他害怕医生也下定论是他个坏孩子。到心邻看诊后,胡医生告诉他:他不是一个坏孩子,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思维很敏捷,动作很迅速,他就像一辆法拉利跑车一样,速度非常快,唯一遗憾的是这辆跑车缺了一个刹车,医生邀请他一起为这辆跑车装上一个刹车,让跑车的功能更完善。

现在孩子通过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冲动和多动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注意力也有了明显提高,系统的心理咨询帮助家长更好地去理解孩子,也让孩子更有效的去应对和老师、同学之间的人际关系,现在孩子比以前自信了许多,甚至成了一个受欢迎的孩子。 

认真聆听每一个患者的倾诉,和患者一起讨论疾病的症状,认识疾病,成为了心邻诊间医患互动的日常。“每一个患者都是无辜的,这是[病]症状的问题,而不是[人]本身的问题”,胡三红说,“帮助患者认识[病],管理[病],可以更好地看到[人]的潜能与希望。” 

胡三红还特别强调,医生和患者关系平等,是彼此的盟友,拥有共同的敌人——疾病。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成为患者最强大的盟友,让他们抛开病耻感,全心托付。 


 4
我坚持科学循证的诊疗模式

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遇到的一些压力,包括学习压力,工作压力,人际关系,家庭的矛盾等等,这些压力会导致人心情不好,出现一些情绪问题,而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那么时间一长,它会引起我们人类脑部神经递质代谢出现紊乱,例如多巴胺,五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等,这些神经递质在不同脑区出现浓度的改变,会导致焦虑,抑郁,强迫等症状的出现。 

由情绪问题慢慢导致的心理问题,该怎么样治疗? 胡三红说,“心邻诊所的诊疗模式坚持以心理科医生明确疾病诊断为基础,进行药物治疗、心理咨询和物理治疗相结合的循证诊疗模式。 

 

药物可以直接进入脑部调节神经递质浓度,让神经递质恢复正常代谢,从而改变不良情绪。但药物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认知,也不能改变一个人待人接物的方式,这个时候心理咨询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如果在结合药物治疗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给病人进行认知行为等方面的干预,会帮助他更好,更客观地认识到某件事物的不同方面,从而避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情绪。
 

和药物治疗相比,心理咨询获益较慢,需要一个过程,可能需要10次,20次甚至30次的治疗才会对一个人的认知观念、情绪产生一些影响,但是一旦对一个人产生影响之后,这种影响就是非常深远的,可能会令他一辈子都带来有益的帮助,所以尽管获益较慢,但意义大。 

通过仪器能够缓解患者的心理症状,如针对情绪障碍的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等。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是一种在脑的特定部位,给予磁刺激的新技术,它最终可以改善脑部神经细胞的功能,从而达到改善焦虑、抑郁、记忆力,注意力等等方面的能力。它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起效也比较快,但是它的效果也在一段时间后就会逐渐消失。 

我们采取这三种方式的结合,物理治疗可以比较有效的缓解一些症状,一般两三天之内就会有效果;而药物治疗从生理学的机制上去缓解患者的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它能够保持一个稳定的疗效,但是它起效的时间可能需要一两周;而心理咨询,可以从认识、观念等方面,帮助来访者改善情绪的问题。尽管有时候她可能需要两三个月才会有些效果,但是它的影响会非常长远,也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对于心理科患者治疗依从性、规律全程用药一直是心理科的难题,很多家属对心理科的药物有误解,觉得心理科的药物有依赖、有成瘾、副作用大,造成了很多早期开始吃药难,后期正确停药难的现象。

心邻针对这些问题,在早期用药的患者都会建立详细的用药随访,在患者用药期间会定期追踪患者用药情况,解答患者的用药疑问。并会在患者就诊过程中为患者解答关于药物的起效时间,用药规律,以及心理科药物如何服用,如何规律有效停药的宣教,为此胡医生还专门写了一篇关于心理科药物的科普文提供给患者学习。

在患者就诊期间定期随访是保证治疗效果的有效手段,心邻的护士会为每一位来访建立随访的档案,在下一次复诊前提醒患者提前预约诊疗,保证患者规律全程的诊疗及药物用量的调整。 

目前市场上存在的心理机构大多不具备诊所资质,很难实行循证的诊疗模式。而坚持循证诊疗模式,无忧就医,全病程周期管理,这是心邻医疗的理念。胡三红说,“提供一个温暖、隐私、无忧的就医环境,再根据最新的医学证据给患者提供最好的干预模式,也提供一个全周期的病程管理,这是我设想的私立诊所的理念”。  


5
酒香不怕巷子深 

“我只是一个合格的、能够看好病的医生,不是大V医生,也不是网红医生”,胡三红坦承,自己在医院期间并没有注重线上品牌的打造,宣传和包装,所以在做线下诊所时,没有线上的流量导流。 

“我们熬了9个月,就开始奇迹般地盈利了”。成立一家私立诊所,能为病人做的事情太多了,但是胡三红并没有太多花时间在线上流量上面,把时间放在服务患者上面。 “我们输了线上,但是赢得了口碑”,胡三红说。 

 

现在看胡三红的门诊,需要提前一周预约,甚至有不少患者宁愿坐高铁过来也要定期找胡三红看诊,患者越来越多了。  


6
一个心理科医生的生活日常 

除了日常的门诊以外,胡三红还担任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健康促进与管理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广东省共青团12355青少年综合服务平台心理咨询专家、广东省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青委会委员、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与研究中心学生心理健康顾问等职务他说。“我创业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更好的服务病人,同时也有更多的时间关心弱势群体,关心下一代”。 

闲暇之余,胡三红还进行科普创作,他希望通过通俗易懂的科普,教育更多的患者和用户,也为心理疾病污名化正名,为患者发声。 

相比在公立医院,胡三红的门诊量少了,但是工作量没少,还增加了很多和赚钱不相关的事情,离[网红医生]还很遥远。 

他说,“这才是一个医生拥有生活的样子!”


本文采访:小志 
撰稿:小志  
编辑:伊灵、凹晒头、小志